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
来源: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0:54:52


赵剡:这说明新冠病毒发生了某种变化,国外的新冠病毒跟国内的新冠病毒已经不一样了。我们也讨论过病毒是不是已经发生变异了,从病毒学上讲,病毒与人接触,它肯定会变异。这是一个定律,一个常规发生的事情,但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。

但意大利和中国不一样,不可能全国的医生都跑过来帮忙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所以我告诉他们,如果医生不够用,可以找麻醉科和心肺外科的医生,他们也按照我的方案组建了一个临时的医生团队。一周后,这家医院的医生联系我,说幸亏当时把ICU的床位增加了两倍,不然现在就“活不下去了”。因为后面意大利的疫情暴发了,病人的数量增加了很多,原先的床位根本不够用。

彭志勇:我是ICU的医生,到我这边的患者都属于重症了。交流中的感觉是,国内的患者会有肾脏功能损害,但是国外患者表现得更加严重,他们肾脏的损害很厉害。

赵剡:对于国外来说,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。

国内是居民住在小区里,小区有统一的出入口,只要把出入口锁了,就能强制隔离。但国外不一样,很多地方没有所谓的小区,都是房子直接对着大街。不太可能把人控制在一个地方,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基层干部去做这个事。

而且一旦隔离了,或者一个城市封城了,不太可能调动其他地方的资源为这一个地方服务。他们会说在中国,湖北这一个省封了,全国都给你们运吃的喝的。确实也是这样,这段时间我们吃的食物都是全国各地捐过来的,假如只能靠湖北自给自足,估计我们早就饿死了。但在国外,比如说法国封了,谁给他们送吃的喝的?

赵剡:是的。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,你不能隔离一辈子。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,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。

特朗普27日首次动用《国防生产法》授予总统的权力,要求通用、福特等汽车制造商尽快生产呼吸机,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。按照特朗普的预期,美国100天内应造出或获得10万台呼吸机。

这就是国际交流的意义所在,我们可以互相学习,互相改进,互相避免走弯路。虽然现在是我们在给他们提供信息,但说不定哪一天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,我们跟国外的医生保持交流,也有利于更深刻地认识病毒。大家已经公认了,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几年里都会面对新冠病毒,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互相交换信息、合作,肯定会抗击疫情是非常有效的。

“France24”指出,特朗普因对疫情轻描淡写并且反应迟缓而遭到外界批评,包括纽约州在内的美国各地医院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,口罩、防护服、呼吸机等基本医疗设备都面临不同程度的短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