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自卫队飞机在空中拉烟画出奥运五环标志
来源:日本自卫队飞机在空中拉烟画出奥运五环标志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2:29:57


布罗德本特于2007年加入杰富瑞,将杰富瑞从不到目前规模的一半扩大到现在的规模,见证了杰富瑞的艰难期和繁荣期。此前,他曾就职于普华永道的前身公司Coopers&Lybrand,并在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工作过16年。

布罗德本特去世后,身后留下了他的妻子和5个孩子,目前身体状况良好。

“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,”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,自愿申请到前线去;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,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、插管中的同事,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;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,这里就是“一个病毒培养皿”,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;“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,”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·莱利说道。

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,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,这些规则也被打破。疫情初期,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,然后戴上防护装备,直到换班结束。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,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,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,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。【美国传染病专家:新冠病毒秋天可能再暴发】据CNN报道,当地时间30日,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主任佛奇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表示,秋天很可能会有第二波新型冠状病毒暴发,不过,他强调,要是疫情重现,美国的准备将远比现在好得多。

布罗德本特是首位因新冠病毒去世的华尔街高管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

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,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,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。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,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,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。

每天上班时,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。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,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,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,为有症状患者分诊。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,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,就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美国投行杰富瑞集团(Jefferies Group LLC)在周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,公司首席财务官(CFO)佩格·布罗德本特(Peg Broadbent)因新冠病毒并发症去世,享年56岁。

佛奇预料,病毒在秋天暴发很有可能会发生,并指如果病毒在秋季卷土重来,情况将截然不同。他表示,差异将包括更大的检测能力和更好的患者接触追踪工作。另外,佛奇也提及,疫苗正处于加速开发的状态上。